向往的生活里渤唱了一句
她是个十七岁的小女孩
然后我就去搜这首歌
是陶喆的十七岁
陶喆的第一张专辑 慵懒的RNB
太适合渤儿唱了……
我强烈要求渤儿翻唱这首歌!!!!!!!

你还不明白吗
这就是命运
他给你机会
让你把一切的过失和遗憾
都好好的补救回来

渤儿……渤儿……渤儿……

我想你啊

从今天开始
我要勇敢起来
做一个勇敢的人

爆竹声声辞旧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笑到拍手

滑翔伞时,
小渤要飞,大家脸上是无法掩饰的担心
只有小渤决定不飞的时候,磊磊哥才笑闹了起来“你个怂咖”

担心你,
却在确认你安全以后笑你,闹你,逗你玩

就像那句大傻子,因为你最傻

所以,我才把代表美好的回忆,留给你。

see you again

极限挑战

谢谢你陪我度过了那么多时光

从第一次看你的快乐
然后去上海,去云南,去台湾,去很多很多地方,走过你们走过的路

在每一个地方,在上海的街头小巷与外滩,在云南的民族村和金马碧鸡广场,在台湾的海角七号

你们一直在路上,
我也一直在路上

感恩
初心
感动

美好的回忆永远都会留在心里
美好的未来在前面等着我
兄弟们,我们一起走

孤城au (莫名其妙篇的扩写)

依然莫名其妙。

有逻辑漏洞。(圆不下去了!随便看看吧!)


正文:

那年,风华绝代的魏莲生在北平城里,消失了。


这话要说到两年前,沈西林那个日本爪牙看上了这位戏子说起……


沈西林,买办,富商,与日本人交往甚切。为人圆滑,处世精明。虽说是与日本人为伍,但头脑聪明,风流倜傥,连百乐门里最出名的莫燕萍都为之倾倒。


然而沈西林却日日夜夜在戏楼里去看魏莲生。


魏莲生何许人也,京剧名伶,大角儿。达官贵人都争相去看上一眼的大角儿。

沈西林就一得闲就跑去戏楼,捧着新来的碧螺春在台下看那位扮了妆后千娇百媚,平日里周周正正的人。


刚开始,魏莲生对这人还颇有好感。

但就在两年前,据说是戏班子里有人看到沈西林在后台不知做了什么,魏莲生抽出沈西林身上的手枪就开了一枪。


后来,沈西林踉踉跄跄的走了,魏莲生彻彻底底消失不见。

没人知道他是死是活。


———————————————————————————————-


“黄老爷子,我们军团团长到了北平城,想请您把夜宴图拿出来赏鉴一番。然后再原物归还,您看……”


电话那头的人说的真切,黄磊不言,脑子却在飞速运转。


“过几日就是我六十的寿宴,早已经答应了几位客人要把这图给他们先看。六十寿宴已过,我亲自交由您手上,您看可好?”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对面的军团的人挂了电话,心里暗笑一声。不过就是拖延时间,罢了,反正他家里安排的人已经够多,出不了什么岔子,拖便拖罢,量你也使不出什么花招。



寿诞当日,黄老爷子请了当地知名的教授黄渤,评论家罗志祥,还有自己信任的律师王迅来一起庆祝。为了给寿诞上多添个节目,城里现在最有名气的旦角儿二月红也被邀来做客。


当然,黄老爷子是家里的二子,大哥老来得子生了一儿子,跟他娘姓,姓孙。年纪和黄老爷子差了十来岁,备份倒是差的不少。


“我说你这孙侄子,好久没回来了吧。”

“你个老东西,我就回来看看家产,我给你说,我爹早都说了家产以后至少有我一大半。”孙侄子没大没小的就戳黄磊的眼镜儿。

黄磊好脾气扶扶眼镜,又被孙侄子抢走拐棍儿。



二月红先一步到了黄磊的居所,一座从洋人手里买下的城堡。

“黄老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二月红来给您贺寿了。”一身素雅蓝装的二月红毕恭毕敬的冲黄磊点头。

“张老板,客气,今天您是客,就是请您来家里吃一顿,来,管家,带张老板去房里休息。”二月红真名张艺兴,知道的人不多。


话音未落,黄渤教授就走了进来,两撇小胡子还是精神奕奕。

“黄教授,我是仰慕您已久啊黄教授。”笑着迎上去。

“最近您也是吃的不错啊,黄老爷子。”对面也是个笑脸。

虽说是教授,身上却带了一丝匪气。帅气利落,和黄磊谈笑了几句。

“来来来,里边请里边请。”黄磊亲自招呼着。


王律师是黄磊的熟人,经常替从小就继承了万贯家产的黄磊打理些事务,自己就来了房里,管家安排好了房间。


罗作家是第一次来,探头探脑,觉得这城堡气氛诡异神秘,在花园里左探右看转了个遍。


等几人参观也参观的差不多了,休息整理也差不多了,黄磊就把大家叫到大厅里聊天。

“今天来,就是我过生日。我这人从小继承家产,正经就做过点小生意,朋友不多。今天请几位来,也是你们都是这城里的风云人物,黄某能请各位吃个饭实在是荣幸。另一件事呢,就是区区家里有一副名画,韩熙载夜宴图,这真是一副大画。想请大家呢,一起看一看,为在下讲一讲这幅画。黄教授,您应该是最懂这个。”


“哦,那我还真是可以顺便考一考我这学生,哎,孙红雷,这个画我可教过,你学好了吗?”黄渤带着墨镜,眼神却直向孙红雷。


孙红雷想也没想就过去闹他老师,“学什么学这在我家你跟谁说话呢。”


别样师生情……嗯。


罗作家刚点评完一本悬疑小说《无人生还》,正神神叨叨呢,也就没理鸡飞狗跳的师徒俩。


二月红倒是有几分性质,虽说在戏班子里长大,书倒是也找老师教了几年。能见一见多学一点也不错,就和黄磊交谈了起来。


闹了一阵,几人终于都回到客厅。

“那咱们先看画,后吃饭。”黄磊邀了大家去书房。


管家,小吴,小陈,你们几个就先出去吧,我和客人们赏赏画。


黄磊说完,几人退下。


书房里几人交谈,倒也没什么不对的,讲讲这画的来由,讲讲这画的故事,讲讲这画的历史。管家在窃听器里听的清楚。


“那几位,画赏完了,也差不多是吃饭的时候了。我去问问,”黄磊推开门,管家在门外候着。“管家,去问问那个厨子,啊,饭准备的怎么样了?”

“老爷,饭都好了,请各位上座吧。”


黄磊几人前往餐厅,小吴趁着没人赶紧溜到书房检查。

还好,画没被拿走。


餐厅里,黄磊吩咐厨师准备了一桌子好菜好酒,吃的兴起还玩起了游戏。

十三猜。

几个人红酒喝的略略多,气氛也活络了起来,游戏玩的高兴。


夜也渐渐深了。


管家,小吴,小陈厨师几个异次元军团的卧底都放下心了。

这样就好,看来真也就是贺寿。

果不其然,这个黄磊真也就是个有钱的草包嘛。


吃完喝完,气氛恰好。

“房外可是还有几位朋友,那就请进吧。”黄磊微微笑说。


异次元军团齐齐整整的进来了小百人,手里端着枪。

黄渤教授看见这个架势,挑了下眉头。


军团的人分成两列排开,中间走进来一个眉眼英挺的男人。

“我是团长,这时到来实在不合礼数,还请见谅。”


“哪里的话,是黄某有失远迎。”黄磊拄着拐杖慢慢走过去。


“是在下听说黄老爷在家中展画,在下也想一睹此画真容,未等到约定的时间就来取画。失礼了。”


“哦,是这样,不急,您先坐下喝杯茶。”


“喝茶就不必了,画呢。”



话音刚落,众目睽睽之下门口就大摇大摆的走进来一个小个子,扎着小辫儿的一个男孩儿,身上穿的稀奇古怪。

“老师,你都吃完了才叫我来,你学生我还饿着呢。”小个子冲黄教授没有礼貌的叫嚷了一句。

“小针,我这不是怕过一会儿太血腥,你没胃口。”

被叫做小针的男孩儿耸耸肩,不置可否的坐到黄渤旁边。


“这个人是……”军团团长开口问道。

“他学生。”小针扬起下巴。


“……”


“那还请黄老爷把画交给我吧,在下就不打扰各位庆寿了。”

“你这不就是抢画吗,还文质彬彬的,真讨厌。”小针嘴里含着黄磊刚给剥好的荔枝含含糊糊的说。


“你,你是谁,竟然敢这么说话。”

“我都说了我是他学生,你耳背啊。”小针又顶一句嘴。


手枪掏出来了。

“今天这种场合,还是不要见血比较好吧。”团长微笑吓唬小针。然而小针还是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背儿上吃荔枝。

嗯嗯,黄磊叔的荔枝就是好吃,多吃两颗,好凉啊,味道真不错。


“我们也不想见血,黄老爷子过个生日,弄的家里乱七八糟的不好吧。”门口又大摇大摆的进来一个,30出头,长发,穿着一身黑色皮衣,黑色长靴。“黄老爷,我给您再送一个留声机来,您喜欢的。”


“哎,刘祖鸣,我说你怎么今天这么大方,我过生日你给买什么了。”小针抱怨道。


异次元军团团长脑子有点不好使了。

怎么还进来人了?门口不有他们的人把守着么。


“黄老爷,不要再拖延时间了,不过借画一看,您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吧。”当然,团长还不想撕破最后一层脸皮。


“依我看,您今天这画还是不要要回去了。我这位朋友吧,”黄磊拍了拍黄渤的肩膀,“他也喜欢,我决定今天就送给他了。真不好意思,我要食言了。”


“很好,”团长挥挥手,管家就跑到书房里拿出了那幅画。

“走吧。”


团长话都懒得再说,管家也暴露了自己身份。


拿着画正准备走,一个高大身影挡住了路。


“干嘛,明抢啊。现在这幅画是我们老师的了,他还没答应呢。”周一桐提着一栋加特林机关枪就进来了。


小针吃完最后一颗荔枝,擦了擦黏糊糊的手,笑眯眯的冲门口喊,“老大,随时接应你。”


“呵,就凭你们几个人吗?”军团团长回头看着黄磊。


黄磊也死死盯着团长。


“唰”,军团的一百多号人都举起手中的步枪。

“看来今天,喜事是办不成了。”团长装作惋惜的笑笑说。


“哎我这暴脾气嘿,”周一桐一个翻身就过去背对着黄磊他们,机关枪枪口冲着军团团长。


二月红一声清亮的口哨,门口竟然进来一个比军团团长还要高出一个头,威严远超团长的男人。——张启山。


“张大佛爷,您也来趟这趟浑水?”军团团长不可置信的看向那个男人。


“这画你还是别要了。”张启山开口。


军团团长开始动摇了。


前面几人什么来头他不知道,张启山却真是个动不得的。

但是这画确实是价值连城,上面吩咐下来的,不要不行!


“黄老爷子早已答应了下来,”团长一挥手,身边的一百号人放下了手中的枪。“我们也就是借画一看,您看……”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傅经年带着手下余则成也从门口走进来。

孙红雷嬉皮笑脸过去迎,“来了。”

傅经年也是高级长官,气势不输张启山,居高临下的看了军团团长一眼就走到孙红雷边上,“今天看来是非要解决了不可了?”

挥挥手,涌进来另一波军队的人——傅经年手下。


异次元军团团长脸色变了变,咬牙切齿的道了声废物。

“既然黄老爷不肯赐画,那我也不叨扰了。告辞。”



带着人浩浩荡荡的出了门,无功而返。


傅经年挥挥手,他的手下也就都退了出去。


“红雷,这事儿我办了,记得以后早点来喝酒。”傅经年轻轻冲黄磊点点头,带着人就走了。

张启山走到二月红边上,耳语了一句,也就离开了。


小针和周一桐他们几人跑到后花园去了,大厅里又剩下了他们六个人。


“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们几个。”黄磊笑了笑。——终于不是刚才的假笑,这次是真诚的笑了。


“师傅你说什么呢,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诶哟喂。”二月红挠挠头。


“就是,你个老东西。跟我们还客气。”孙红雷又过去戳黄磊的眼镜儿。


“就是来再多人!我也不怕他!”王迅一脸正直的盯着黄磊。


“你们怎么这么暴力!都去读读小说,啊,无人生还,有很多种方法解决他们嘛!”罗志祥抱怨道,自己的一肚子坏水都无处施展。


“小吴,小陈,你们过来。”黄磊挥挥手,“我知道你们几个都是他们的人,走吧,你们跟了我这么多年,我不愿意为难你们。”


“是,老爷,那我们走了。”片刻也不敢停留的几位奸细也溜之大吉。



“哎,有了你们几个,我这真才不是一座孤城啊。”黄磊的大眼睛里慢慢有了泪光。


“以后,我还是会保护你。”黄渤教授凑到黄磊耳边,悄悄的说了句。




……

夜深了,真正的寿宴才真的开始。



吃的喝的,玩的,六人热热闹闹的聊天,说话,倾诉多年的感情。

“干杯!”

“祝大家,平安,喜乐。平安,最重要了啊。”









———————————————————————————————-



那年,黄家家财万贯,却被异次元军团盯上,派到他家一些卧底。

黄老爷无力还击,为保自己年纪尚小的弟弟平安,将他送去友人的戏院,改名魏莲生。

而自己的儿子改名黄磊,留在家里。


改名魏莲生的黄磊一点点长大,在好心的戏院院长的帮助下读了书,学了文化。及其聪慧的魏莲生考入燕京大学,后留校任教。

学生黄渤,聪慧无比,收入门中,做闭门弟子。


黄渤毕业后,改名换姓,成为沈西林,做地下工作。表面上为富商,买办。


魏莲生一日回家,在路上捡到一个被遗弃的孩子,遂带回戏院养大。自己在学校的名气越来越大,为不引起注意,也回到戏院唱戏。声名大噪。


孩子逐渐被养大,捡回那个孩子的那天,身边放了一块牌子,上面有“张”字,遂起名张艺兴。


那年,黄老爷不敌异次元军团,被带离中国,从此渺无音讯。

装作纨绔子弟的假黄磊,也就是黄老爷的儿子孙红雷继承家业。异次元军团要派新的一批奸细来看管这家的巨大财富。


为保财富,真黄磊必须回到家中。


沈西林与魏莲生合演一出戏,魏莲生失踪,沈西林退出商界。


而后,黄家那位“草包”黄磊多了一个侄子孙红雷。——海外回来的纨绔子弟,天天吵着要家产。


接任的奸细继续埋伏在黄家。


张艺兴长大,继承魏莲生衣钵,后来才知道他是老九门中之首,张大佛爷的亲弟弟,因家中变故不得不被暂时抛弃,后来被张启山寻回。


沈西林完成那出戏后,重归黄渤身份,回到燕京大学教书。小针,周一桐,刘祖鸣都是他的得意弟子。


罗作家,是黄磊在唱戏时碰见的,黄磊为罗志祥提供了很多素材,写了不少好作品出来,两人以兄弟相交。


王律师,以前帮助黄老爷打理,后来帮助假黄磊打理家产,对黄家纷争了解的清清楚楚,但为人正直,值得信任,是黄家财产的守护者之一。



———————————————————————————————-


如果说,那年初初见你,就爱上你了呢。魏莲生……


叫魏老师。


魏老师,如果你不做老师,还可以去唱戏。


唱戏?黄渤,你是不是嫌我给你的课题不够难?还是作业不够多?


你这双大眼睛,丰富,有层次。


你这双小眼睛也不差。


魏老师,关门弟子的意思,就是关起门来教吗?


是啊,不仅要关起门来教,还要到床上去教呢。



















我太爱方骏和方依依兄妹俩啦!

每天看方骏我就在想
当年那个王子无比的磊哥
怎么一步一步走上这条路的?
虽然我很爱方骏
但是我觉得磊哥这人真是太神奇了
怎么能一个人有两个区别如此之大的形象

我只要一看方骏
我就会想到当年石头mv里那个无人可比的少年
那一抬头,我那个心动哟

1/1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