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耿】/双黄衍生 【天 仙】(短)

一个看了无数遍心花路放以后突然出现的脑洞。。。


短。

一篇完结。


有可能会有续写。


--------------------------------------------------------


“我惹不起我躲不起啊”

“你把那把破伞给我扔了听到没有”

“我就不扔,我就是个loser,我就泡不了妞怎么了。”

“ok,okok,anyway,我,我错了,好不好,我向你道歉,啊,你泡不着妞心里难过,我再给你找个好的不就完了么。”

“别跟我来这套。去去去去”

“不,这回我真给你找个好的。”

“你别跟我来这套。你想叫我出来就是想叫我和你一起送道具去。”

“我真给你找个妞,就是天仙我也不要了。”

“你别跟我来这套,我给你说你就是个禽兽。”


耿浩一脚准备往郝义身上踹,路边嘭的一声巨响,一个车卡到了他们的道具和那块破石头上。车嘎吱的慢慢停下,熄了火。


耿浩和郝义同时傻了。


耿浩手不自觉的放下那把伞,和郝义慢慢往那辆车那边走。


一辆劳斯莱斯在太阳下反光反的耀眼,郝义直觉会走下来一个大美女。

车门开了。


先看到一双擦的铮亮的鳄鱼皮的皮鞋,深色西装裤,接下来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就从车后面走了下来。


发型一丝不苟,黑白花纹的领带配全套西装。

精英人士,大老板,或者就是黑社会。


郝义当场作出结论。

要是不赶紧道歉肯定就麻烦了。


“我,我们是全责,我们会来付。”郝义赶紧走过去说。


车上下来的人后面跟着的司机也赶紧下车查看车况,看了一圈以后抱歉的低了头说道,“万总,刹车管坏了。”


被叫做万总的男人摘下墨镜,皱着眉头看着一个拿着破伞一个脖子上围了一个u型枕的男人。两个人看着滑稽可笑。他嘴角扯出一个讽刺的笑,好久都没见过这种人了。


就是可能会误了下午的会。


当然,万山没有任何和这两人纠缠的想法,只是……


“那个,万总,万总是吧。我们会赔偿的,就是现在您刹车管坏了,一个车走也不安全,要不要不就你的车拖着我的车,咱们先去修理厂。”


“也有道理。” 万山点点头。冷静来看,现在不能刹车是很危险,虽然想把这两个人丢在路上,但是自己刹车坏了也是个问题。

司机见状,赶紧走去后备箱和郝义拿连接锁。


耿浩一把抱着果汁就走,郝义正和司机弄着连接锁,看着耿浩就怒了句“又咋啦耿大爷。”


耿浩再懒的废话一句,“机场。”就算是给个解释了。


“机场有一百多公里。”万山淡淡开口,声音不大。

耿浩头也不回的抱着果汁继续走。

“机场在另一边。”万山补了句。


耿浩身影迟钝了一下,郁闷的转回身。


连接锁已经绑好,“你,上我车。”万山指着耿浩说。

“去呀,”郝义赶紧给耿浩使眼色,耿浩经过郝义身边的时候,郝义又小声补了一句,“你好好说话不然咱俩都赔不起。”


耿浩板着脸走过去。

万山拉开车门坐回后座,耿浩犹豫了一下,举了举果汁。

“这位……老板,狗是放前面还是放后面。”

“随便你。”万山手里拿着一份资料,头也不抬的回答。

“要不我还是坐后面吧。也不太方便。” 耿浩别别扭扭的说。


插足了耿浩的小三就是个有钱人,耿浩尤其讨厌有钱人,最讨厌眼前这种摆谱的有钱人。


“这样减轻后车分量,不然不好带。我们赶时间。”万山解释了一句,懒的再多废话。


“哦,哦。”耿浩犹豫了一下,坐到车前了。


“万总,下一个修理厂还有一个半小时的路。”

“嗯。”万山不动声色,接着看文件。


耿浩在车上抱着果汁一动不动,满脑子都是这两天发生的莫名其妙的事和康小雨。也不说话。


过了一会,万山看完一份文件,揉了揉酸痛的肩膀。抬头看见前面那人右耳的耳环。笑了。


“通知大家,今天临时有事,会议取消。”万山拿出手机给助理发了邮件。


“你叫什么。”万山开口说了一句话,语气比刚才好得多,声音显得有些文质彬彬。


“我?”耿浩回头看了一眼万山。“耿浩。”


“耿浩……”万山回味了一句这个名字。“干嘛的?”

“我那个,开了个二手音响店。”耿浩不想做太多解释。


“哦,二手音响。”万山翘起二郎腿,双手环抱,“喜欢音乐?”


提起音乐,触动了耿浩心里的一根弦。

“啊,啊,以前那个,做过音乐,失败了。”耿浩老实回答了。


“以前做什么的,唱过歌?” 听这个人声音有几分绵软,万山随便一猜。


“嗯。”耿浩声音含糊的回答了一句。


“听你声音不错,怎么失败了。”万山闲着也是闲着,还真就聊起来了。

“这不是,得生活么……”耿浩觉得眼前这个大老板好像也不是太讨厌。

“生活,”万山笑了,不知道他所谓生活是什么。


其实万山也是没有生活的人,除了赚钱,除了公司,开会,一叠又一叠的文件,他没有其他生活。


“你缺钱?”万山问。


现在的耿浩最听不得别人说这句话,憋着火回了句,“我缺,我就是个loser。”


万山听出这人话里的怒火,心里有些不快。这时候耿浩的手机响了。

“你他妈眼睛被屁股给坐住了,你个大傻x你也不看看后面有没有车,你就往前开。”

“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呀?”

“你废话我这有信号么,你知道我怎么给你打的这个电话吗,你个缺货!”郝义的声音愤怒到万山也听的一清二楚。

“你怎么不按喇叭呀?”

“没电了按个屁呀,赶紧回来接老子。”郝义愤怒挂电话。


被郝义这么一打断,刚才的不爽也消失了。回头尴尬的看了眼万山,说道,“不,不好意思啊。万总……”

“我知道了,倒车。”万山吩咐司机。


耿浩在下面给车垫石头,“回轮儿啊。”

车成功的转了方向。


万山不方便开前面的门,开了旁边的门赶紧叫耿浩,“快上车。”耿浩赶紧一脚上了车。


“这,在哪断的也不知道。”耿浩惴惴问道。把人家车弄坏了还要回去接郝义,刚才的一点愤怒变成内疚,耿浩声音也就弱了两分。


“刚才那个上坡吧。”万山回答说。


“啊,为什么呀。”耿浩问道。

“爬坡会加大重力。”万山转过头去,摘了墨镜。


车子开了一会,司机说道,”快到了吧。”

耿浩说,“啊,啊,诶?等等前,前面是下坡啊,停停停。”

司机慌道,“这刹车坏了我怎么停啊。”

“你别踩油门儿啊。”耿浩赶紧趴向前说。

“我没,没踩了。”


车子缓缓向前滑动,感觉要停下了。

耿浩松了一口气看向旁边的万山,发现万山也紧张的咬了牙,脸上的肌肉变得更棱角分明。


“要不就说吉人自有天相……”耿浩刚想缓和下氛围,话还没说完车又缓缓滑过去了。


“哎,哎哎怎么办啊?”司机慌了。

“别,别着急。”耿浩忽然打开车门下了车,扒着车窗试图让车停下。

但是车的自重太重,把耿浩拽在地上拖,万山不可置信的看向窗外,忽然喊道,“你松手!被卷到车轮子底下怎么办!”

“你,没事,你让他把好方向盘!”耿浩哆哆嗦嗦的继续扒着车窗,


“松手啊!”万山又喊了一句。


“郝义,郝义!!!”耿浩已经跟不上了,他努力拽着车后的锁链,被车拽的直跑。


“啊!!!”司机慌张的捂着脸,万山也是一脸不可置信。


“嘭!”万山的车撞到郝义的车上,把耿浩撞的往后退了几步。郝义的车往后弹了一下,随后吱吱呀呀的要往河里冲。

“诶诶诶诶诶诶!!!”耿浩反应过来赶紧往过跑。


车停下了。


郝义骂一句“哎西吧”然后一溜烟从后备箱钻出来,万山缓了两秒也开了车门下了车。


“你不要命了。”万山双眼通红看着耿浩,耿浩鼓鼓腮帮子准备解释,万山忽然抱着头蹲到了地上。


“他,他怎么了?”耿浩和郝义莫名其妙的看着万山。


“我们万总以前……经历过不太好的事,所以对事故会反应非常大。”司机不敢说的太清楚。


万山现在什么都听不到,只觉得耳边爆炸声和汽车碰撞声在轰鸣,奇迹般的是,他蹲在地上看见刚才那个努力扒着车的人的鞋子。


一双破破烂烂的鞋子,好像被火烧过似的有些黑,又因为被汽车拖了一阵磨破了底。


但是,万山盯着那双鞋,忽然耳边不再响了。


他蹲在地上,怔怔抬头看,耿浩抿了抿嘴,问道,“你没事儿吧。”


……

然后我们的万总,就在那一刻恋爱了!!!!!!!








评论(10)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