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耿】/双黄衍生 【天 仙】(2)

本来只想写一篇的

莫名其妙就多写了一些……

请把上一篇中最后一句自行划掉,那不算正文!!!


————————————————————————



万山不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但他原本就是个坏人。在他眼里只有好不好谈的生意,卖不卖钱的地皮,强龙压过地头蛇是他一贯的风格。


但是后来他发现自己好像并不那么坏。

陆永瑜也好,罗永就也好,四兄弟也好,每个人为了钱都可以丧心病狂。

就好比陆永瑜来说吧,她长得漂亮,眉目清秀,心思细腻。头发总是梳的很漂亮,待人温柔如春风细雨。身上总穿得体的chanel套装,在商界能言善辩。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温柔乡。

然而就是万山这个自己已经觉得自己坏到不能再坏的人,在看到陆永瑜把那瓶药死死捂住的时候也忽然对世界充满了怀疑。

陆国是金钱投资,陆永瑜是感情投资。两项投资最终都让他看清人可以坏到什么地步。

红颜可以知己,也可以祸水……谁比谁看的更清楚。

其他人就更不要说了。

要杀他们的陆永富,窃听几人的罗永就,和陆永富妻子苟且的陆建波,被算计的司徒光……


一辆卡车撞翻了窃听屋,窃听屋从高处滚下。

另一辆卡车撞过来。有人用小轿车去挡,有人更狠狠的踩下油门把人逼到绝路。


窃听屋在一瞬间爆炸,万山在最后一刻逃了出来。


时隔一年,车撞车,刺耳的声音和相似的情形让万山忽然晕头转向,耳边刹车声与爆炸轰鸣声响成一片。


然后就在那个时候,他看到了与当时截然不同的情景。


车子没有翻到下面的河里,脖子上挂着u形枕的人从车后骂着脏话爬了出来,无所谓的拍了拍裤子上的灰。

刚才扒着车试图让它停下的人,鞋被摩擦力拖成破破烂烂,却看着他问道,“没事吧,你没事吧。”


万山跌跌撞撞站起来,依然有些头晕目眩,他静静靠在车上来缓解这一刻的不适。


耿浩走上前来,担心的看着他。傻兮兮的问道,“你是不是,那个,吓到了。还是没吃饭低血糖了。我们车上还有点吃的。”


万山失去了思考能力,盯着耿浩看了两秒,不由自主的说了句,“那麻烦你了。”


耿浩郝义和万山的司机一起把车子往回拉了拉,拉回路边。重新固定好两辆车的连接锁。

耿浩打开后备箱拿了几个他们之前备下的面包递给万山。


“哦,谢谢……谢谢你。”万山其实并不饿,也没有低血糖,只是下意识的接过来就嚼了起来。


耿浩拿出一支烟在旁边抽,等万山吃完。

万山的司机没有再说话,万总什么时候这样过,他也吓到了。他是在万山从香港回来新找的司机,以前的事听说过,但是谁也不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只是被万山的助理一次次的嘱咐过,开车要稳妥,要避开大型车辆。


万山三口两口吃完面包,司机适时的递过来一瓶水,万山喝了两口。

吃完之后,万山感觉确实好多了。这才回头看看,车子已经整理好。耿浩和郝义靠在另一边抽烟。

他想起了什么,走过去看着耿浩说道,“你刚撞到车上,疼不疼,回北京做个检查吧。我来出钱。”


耿浩手里夹着烟,摆了摆胳膊,“嗨,没事没事,还好就虚惊一场。”

万山低着头思索了两秒,然后抬头说道,“把你的电话给我吧,以后不管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替你去办。”


耿浩一听这话怎么觉得怪怪的,被烟呛了两口咳嗽了两下,回答说,“没事儿,没事儿就好。”


万山这才从西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耿浩。

“不要跟我客气,哪怕是做歌手我也可以帮你。”

“那成吧。”耿浩收起他的名片,但是也没想着去要点什么。萍水相逢,不至于看着车滑过去他见死不救。再说了,也不是为了他,也是为了郝义。


“万总,车弄好了,这次肯定没问题。那我们……”司机小心翼翼的问道。

“行,那接着走吧。耿浩你上不上我的车?”万山从刚开始命令般的语气变成了询问。


耿浩回头看一眼郝义,郝义一脸你不去谁去的表情。“行,我上你车。”耿浩又坐到后座去了。


果汁也似乎吓了一大跳,缩成一团委屈巴巴的呜呜咽咽的,耿浩把他从前面抱过来,在怀里窝着。


万山镇静下来了,和耿浩搭话。

“这只小狗是你养的?怎么还带出来?”

耿浩想想说,“嗨,这不是那什么,陪朋友送道具嘛。不能把果汁自己放在家不是。”


“这只小狗叫果汁啊。”万山伸手去碰碰,果汁好脾气的舔了舔万山的手指。

“本来叫对不起,后来叫橘子皮,最后被我给改成果汁儿了。”耿浩看见万山忽然也顺眼了一点,话也就多起来了。


“怎么还改三次名字?”万山不解道。

“前两个是我老婆……嗨,前妻给取的。我给她说叫对不起还不是满街给人赔不是啊,又觉得橘子汁太拗口了。”

“确实是果汁最好听。”万山不容置喙的说了一句。


耿浩笑了笑,举起果汁,“果汁儿你听见没有,万山哥哥说你名字好听。”跟个小孩儿似的逗着果汁。


万山右眼跳了跳。


万山曾经在午饭时间听见公司里的人聊八卦,曾经有人说,“右眼跳,桃花开哦。”然后公司其他职员就起哄道“思晴你最近是不是又有大桃花……”


这个时候万山忽然想到了这句话。


“你刚叫我什么。”万山看着耿浩问。

“我是果汁儿的爸爸,你是果汁儿哥哥呗。”耿浩没在意的继续逗果汁。刚开始上万山车的时候他还拘着,来了刚才那么一出,忽然就觉得万山没那么讨厌了,也没那么有距离感了。说话也就随便了点。


“行,那我是果汁的哥哥,以后回去了我还能去看看果汁儿吗。”万山想要耿浩家的地址。

“啊?行,行啊。”耿浩有点震惊,这才把果汁放下正眼看着万山。


这次车开的平稳,很快到了修理站。时间也过了中午了,耿浩肚子早饿的咕咕叫。

天门山附近的修理站也不怎么正规,看起来就是学了点机械手艺的人。不过在这地方能有个修理站也算老天保佑了。


两辆车放在那修,修理站老板给万山说,“老板,这车我们修不了,得拖到4s店去。你这个车太贵了,弄不好我还得倒找你钱。”

万山有点无奈,“那我找拖车吧。”


耿浩在那边帮他们三个泡泡面,还弄了几个茶叶蛋,正慢慢剥壳。

郝义在另一边打电话。

万山和司机说完话就过去坐在耿浩旁边的小凳子上。

耿浩拿小筷子压着泡面,看万山过来了,就把刚剥开的茶叶蛋放了进去。

“有点简陋……你将就一下。”耿浩不好意思的说。这人一看就是有钱的大老板,虽然没刚才那么生疏了,不过泡面茶叶蛋还是让耿浩有点为难。


万山倒是二话不说,捧着泡面就吃了起来。“真香。”一边吃还一边评价。“我还真是饿了。”


耿浩笑了笑,觉得这人真挺有意思。


郝义从后面过来,说道,“现在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们先听哪个。”

万山和耿浩都没回答。

郝义自顾自的继续说。“那我先说坏消息吧,这个破地方,每个礼拜只有一个航班飞北京。好消息是,今晚还有一张头等舱的票哥们拿下了。”

“就一张啊……”耿浩犹豫着。“再说这穷乡僻壤的怎么走啊……咱的车又坏了。”

“那不,那不正在修么。”郝义无奈的接了一句。


耿浩吃完面,走到后面去四处瞎转,然后指着一辆电瓶车说,“老板,这个能走吗?”


老板回道,“装上电瓶就可以跑。”


万山也吃完了,起身走到耿浩旁边看着电瓶车笑笑说,“怎么样,能行么。”

耿浩换上电瓶,拍拍车后座,“来试试。”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