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耿】/双黄衍生 【天 仙】(4)

4.


距离飞回北京已经一个礼拜了,郝义忙着电影的事,偶尔给耿浩发一两个消息。

万山也没再打电话来。


本就是陌路相逢,耿浩也没放在心上。家里的东西都被锯成两半了,没办法住人,只好住回自己爸妈家。不过离婚的事没说,什么都没说。耿浩就说小雨回娘家了,自己家旁边有人装修太吵回来住个两天。

耿浩爸妈也就没管,继续过自己的快乐退休生活。


思虑了一个礼拜了,终于在睡前暗暗下定决心。

第二天一醒来,就挤着头班公交车到了自己开的音响店前面。该收拾的收拾一下,该处理的处理一下,估计有个一个礼拜也就收拾完了。

耿浩拿了张大白纸,上面写上电话和“店铺招租”的几个字,贴在旁边。


地段还行,大小也还行,自己不准备续租了。但是还剩下一年的租约,只好暂时转租了。不过一年转租估计月入也能有个五六千,生活费是够了。一年的时间,新工作肯定能找到了吧。

耿浩扒拉扒拉一边盘算着,一边把音响分分类,品相还行的放一块,不太好的放一块,赶紧处理了。耿浩想赶紧把这地方盘出去,好快点与过去告别。


“老板,你这地方租吗?”一个中年男人抽着烟拖拖拉拉穿着人字拖,一口闽南口音。

“租,怎么的,你要租。”耿浩上下看了看这个人。

“多少钱呀。”

“六千一个月,租一年,要租满一年六万就得。”耿浩实在是想快点出手。

“六千,神经病。”中年男人看了眼耿浩就走了。

“你说谁神经病呢。”耿浩坐在门口白了那人一眼。

“六千,小老弟,两千我看还可以。”

耿浩看着人估计想趁火打劫,挥挥手没再说话。那人也不自讨没趣就走了。


“租房子啊?”一句标标准准的普通话。


耿浩还没从刚才那人的情绪里缓过来,头都不抬,语气不太好的说了句“不租。”


“多少钱,我租了。”


耿浩这才抬头,万山站在他面前冲他笑笑。看看不像在路上那么狼狈的耿浩,穿着干净的衬衫和黑色帽衫,干净的牛仔裤和白球鞋,这人真的是越看越顺眼。


“你怎么来了?”耿浩忽的一下从凳子上站起来。万山看他这样还挺好笑。


“我在这边办事路过,一眼认出你来了。怎么,要租这个小店?”

“啊,想赶紧租出去,找个新工作。”说完才有点后悔,万山这人老想给他点什么,不会以为他在暗示他吧?


“我租了,签合同吧。”万山毫不犹豫。

“合同?”耿浩眼睛直愣愣。

“怎么,租房子连个合同都不准备?”万山挑了挑眉,看来这人真的不是做生意的料。

“这个也是我从别人那租的,我能准备合同不?”耿浩不懂这个,万山提醒了自己才想起来。

“可以,但是这个你要和原来房东商量,还得给新租户签一样的协议。”万山指点着耿浩。


“这么麻烦啊……”耿浩本来想速战速决,看来还不行。

“也有不麻烦的。”万山笑笑。


“嗯?”

“你去我公司工作,这地方就不要了。我给你开工资。”

“……”耿浩心里猜到这人就会这么说。


“怎么样,考虑一下,在我公司发展前景应该还不错。”万山丝毫没有夸大,要知道就是他公司的秘书思晴一个月都能拿三万。


“万山,”耿浩喏喏开口。

万山以为他要答应了。没想到……

“你是不是在可怜我?”


“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不是在可怜我?”耿浩一下就大声了。


万山被问的一愣。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但是他确确实实没有可怜他的意思。

实话实说,“没有。我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耿浩忽然觉得自己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朋友就不用了,我自己能找着工作。”然后又抬头看了眼万山,“你是故意找到这里来的吧。”


万山略略歪头看了看耿浩,“确实是,郝义告诉我地址的。我说我想帮你一把,刚好我有这个能力。” 还不算笨,识破了自己的小谎言。

“你这样的人,怎么会来我们这条街。”耿浩虽然没有万山的经济头脑,这些人情世故的东西倒是看的清楚。


“耿浩,租房子的事我不租了,但是我找人去帮你去和房东谈吧。”

“万山,你有完没完。”耿浩是真的受不了了。


这人除了刚见面的那会,后面就不停的要给他东西。虽然他知道这人是好心,可他不需要!

他就是个loser,他不愿意别人给他东西。

难道自己什么都做不成,都要别人给。

他耿浩就算是个loser,但是还想要最后的一点自尊。

他妈的,他歌歌不唱了,开一破二手音响店,康小雨说走就走。现在难不成租个房子找个工作也要别人施舍了?他不需要。


“耿浩,我给你一分钟收回这句话。”万山也不高兴了。

“我什么都不要,你要想做朋友就别说这些话。”耿浩比他还不高兴。说完这句话摆摆手脸一拧就不理他了。

“好,不说了。我在这站累了,能不能请我去你家坐坐。”万山马上就忍不下去了。心里想这是最后一次对这个人好,这人再这样他也没耐心了。


耿浩却让了步。“我家……我家没办法呆人。”

“没法呆人?”万山奇怪道。

“我现在钱也不富裕,要不我请你吃顿饭吧。”耿浩是心里一直憋着火,但是他知道不是因为万山的原因。所以万山让了步,他自然也没有强硬的理由。


“好啊,你请我吃饭。”万山这下算是彻底看明白了这人的性格。


就是犟。给他好的他不要,问他要了他倒是给了。


“算了,反正今儿也租不出去了。”耿浩把门一锁,从口袋里掏出钱包看了看。“你给我付机票,我一时半会还不起,我请你吃顿好的的钱还是有的。”


于是当两个人坐在铜锅涮肉,看着耿浩一脸高兴的说“说请你吃点好的吧。”万山的眼角还是狠狠抽搐两下。


“随便点,能吃多少盘肉就吃多少盘。”耿浩筷子满满搅着芝麻酱。“这家肉都特新鲜,芝麻酱都是自己磨的,可香了。”

万山点点头,两个人在模模糊糊的热气中涮起肉来。



“耿浩,你说你家没办法住人是怎么回事?”万山问起。

“嗨,我家……可能得装修一下。”耿浩不想说的太清楚。

“我帮你看看?我公司就是做这个的。”万山回答道。

“哦,你搞装修的呀。”耿浩乐道,“那你还真能帮我看看,我确实是得重新装修一下。”

“行,走,远不远啊,远了就打个车,不然就走过去?”万山今天专门没让司机来。

“不远不远,溜达着就过去了。”耿浩想想,正好想找个装修公司把自己家装一装,新生活嘛,总要有些新气象,正好自己还有点存款。



“哟,你这地儿还不错,老小区,交通方便,绿化也挺好。”万山评价着。

耿浩心里想,这搞装修发家的职业病吧。

万山用地产商的眼光打量着,要是把这地皮买了重新建个居民楼,前面正好盖一个百货娱乐一体的广场,不错。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