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耿】/双黄衍生 【天 仙】(6)完结篇

6.(完结)


员工们纷纷回头,大老板在最后面一脸笑容。

万山:耿浩,我来弹吉他,你来唱怎么样。


员工们一下就炸了锅。

“万总您还会弹琴?”

“小张赶紧借琴去啊。”

“哦哦哦”慌张的小张赶紧跑到楼下去借。


耿浩把座位让给万山,彻底玩开了。小张递过去一把普普通通的吉他,楼下酒吧借的。

万山随手拨几个弦,试了试音准。没有告诉耿浩要唱什么,自己就弹了起来。


几个音符听完,耿浩就反应过来了,站在那里就应和着唱了起来。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一双迷人的眼睛。在我脑海里,你的身影,挥散不去。”

“握你的双手感觉你的温柔,真的有点透不过气,你的天真,我想珍惜,看到你受委屈我会伤心~”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不敢让自己靠的太近,怕我没什么能够给你,爱你也需要很大的勇气。”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也许有天会情不自禁,想念只让自己苦了自己,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耿浩的一首情非得已唱的太好听,大家都忍不住轻轻跟着唱起来。天边夕阳西下,万山抱着吉他眼含笑容看着温暖又明亮,耿浩又唱又闹,玩成一团。


“什么原因,我竟然又会遇见你,我真的真的不愿意,就这样陷入爱的陷阱。”

唱完这句,耿浩调皮的跑到万山面前,万山也很配合的唱完这首歌的最后几句。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唱完歌就开始BBQ,烧烤大虾,烧烤五花肉什么的。耿浩玩的开心,自己在那烟熏火燎的烤。思晴凑过去跟耿浩聊天,“耿浩,我们公司附近好像有一个酒吧在找嘉宾歌手,你要不要去试试看?”

耿浩这人本身就有点慢热,玩了两个多小时了话终于多了起来,“好啊,那我明天就去看看。”

思晴一脸期待的看着耿浩,“你要是去了,我们全公司人轮流去给你捧场。”

耿浩傻笑。



十周年庆果然搞得特别热闹,大家在一起吃了好几轮又玩了不少游戏,好多人都跑去和耿浩加了微信互相关注了微博,还留了手机号。闹到快凌晨一点才散。


“耿浩哥,我们下次再约哦。”好几个女孩儿打打闹闹的,已经和耿浩玩到一块去了。

耿浩笑成一朵花一样的点头,把大家都送上出租车以后自己还准备拦一辆车。


“上车。”万山自己开着车过来了。

“万……万山。”

“先上车,这里不让停车。”

“哦,哦。”赶紧先进去再说。


万山一边开一边问,“你家怎么走啊?”

耿浩给他边指路,边挺高兴的给他说,“万山……思晴,思晴说是你邀请我来的。”

“是啊,玩的还算开心?”

“太开心了,这是我这一年最开心的一天了。”

“那就好,听思晴说你要去酒吧试试?”

“啊,那什么,想捡起来试试。”耿浩害羞的揉揉头发。


万山笑了笑,“那明天你去问问,然后一起吃个午饭。”

“行。”耿浩一口答应。


性格中的别扭和犹豫,似乎被今晚大家的捧场和热闹的氛围暂时洗去了,好不容易勇敢一回的耿浩觉得挺开心的,继续保持继续保持。


“再左转,啊,这儿就行。我从这儿就下去,走两分钟就到了。”耿浩在车上说。

“那明天见。”万山笑笑。




耿浩开心的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从枕头底下翻出耳机听歌。听着听着就倦了,眼睛慢慢合上。


醒来的时候已经八点多,耿浩的耳机还在响,耿浩摘下耳机把手机充上电去洗漱,准备精精神神儿的去面试酒吧的嘉宾歌手。


换了浅蓝色衬衫,里面白色短袖。

一条自己常穿的牛仔裤。

刷的干干净净的运动鞋。


穿好以后对着镜子硬是多照了几下,这才深呼吸一口出了门。


北京的天气很给面子,是久违的蓝天。耿浩抬起头眯着眼睛看了看太阳,坐上一辆公交车。


跟着手机地图找到思晴说的那家“经年bar”,门口果然贴着招嘉宾歌手的启示。

还没营业,但是门是开着的。耿浩走进去,一个服务生迎上来。“先生,我们暂时还没营业,您下午五点以后再来。”

“哦,我是来应聘歌手的。”耿浩说道。

服务生说,“那你得找我们傅总。”

服务生引着耿浩来到一个房间门口,耿浩敲敲门,里面的人说了声“请进。”

推门进去,一个中年男人正自在自拍。


耿浩:???


愣了三秒钟才说道,您是傅总吧。我是来应聘歌手的耿浩。


自拍的人放下手机,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哦,小耿,干过这行吗?”


耿浩努力拿出自信的“嗯”了一声,“干过挺长时间的。”


傅经年说,“在我的酒吧,要求不多,就是唱歌,观众反应好就接着唱,钱也看着给。”

耿浩点点头,“行,我以前反正,就也是这个规矩呗。”

傅经年笑嘻嘻看耿浩,“那你唱两句吧,我听听,还行的话你今天晚上就试试。”

傅经年从电脑上点开一首歌的伴奏,耿浩认真跟了几句,傅经年就点了暂停。“嗯,是还挺不错的。那今晚试试吧。你晚点过来准备准备,唱夜场,九点到十一点。”


耿浩挺高兴的,道了谢就退出办公室,拿出手机噼里啪啦的给万山发短信,“万山,老板说让我晚上试试,我请你吃午饭吧,你想在哪吃?”


过了一会,万山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喂,喂,万山……”

“你还在经年吗?”

“在,在呢,还没出去呢。”

“那你出门右拐,两分钟,有个餐厅,我在包间等你,你报我名字。”

“哦,那行,那我马上到。”耿浩收了手机心情大好的跑去找万山吃午饭。


整条街都是酒吧,只有一家饭店,装潢的精致幽静。耿浩走进去,大厅的服务生立刻迎上来,“先生几个人?”耿浩说,“哦,有一个定的位置。”服务生说,“请问您姓……”耿浩说,“是万山,万先生定的。”

服务员突然一个会意的眼神,“万总的包间,请您跟我上楼吧。”


一个不是非常大的包厢,万山已经坐在里面,低头看着手机。耿浩推门进去的时候万山才抬起头,“来了。”打了个招呼。


“万总,那现在给您上菜吗?”服务员问道。

“可以,现在上吧。”万山答了一句,服务生安静的退出包厢。


“两个人吃饭还定个包厢啊。”耿浩挠挠头,坐到万山边上。

“平时谈生意经常在这里,习惯了。”万山笑笑,递过去一杯茶给耿浩。“晚上要去唱歌了?”

“啊,那什么,经年的老板让我试试。不过我觉得应该能成。”耿浩羞涩的笑了笑,好久没干这行了。

“肯定能成,不过最近我们公司接了大项目,可能要忙上一个月了,忙完去给你捧场。”万山如实道来,就怕耿浩看见那些同事答应了他又不去心里难过。

“哦,没事儿没事儿,我这不是也不能老让大家帮忙,那那多不好意思。”


凉菜一道道已经开始上了,清爽的夏季凉菜。芹菜豆干丝,海鲈鱼,蓝莓山药泥,热菜和汤也慢慢上。“点这么多菜吃不了。”耿浩看着万山点了八九个菜。

“在酒吧晚上哪能吃上饭,多点一点你唱完在后台吃。”万山说。

“万山,你有老婆吗?”耿浩突然问了一句。

“没有,怎么?”万山奇怪道。

“没怎么,就觉得谁做你老婆就,挺幸福的。”耿浩一边吃菜一边笑。耿浩一笑,一整排白色的小牙齿都会露出来,脸上皱巴巴的,但就是挺可爱。


万山胃口也不错,两个人吃了一半。吃完以后万山问耿浩,“觉得哪些好吃?”

耿浩指指那个虾,“虾挺好吃,还有那个汤也好喝,都挺好吃的。”耿浩吃的肚子滚圆。

“服务生。”万山声音不大不小的开口。

“万总。”服务生应声进来。

“这个虾,还有这个,这个,”万山指着刚才耿浩说好吃的几个菜,“新炒一份,打包好。”

“好的万总。”


耿浩正伸出手给服务员说,“诶不不不,不是,不要不要。”服务员已经迅速出了门。

“干嘛,剩下的这么多呢,浪费了这不是。”

“这么勤俭持家,不如你做我老婆。”万山笑了。

“不,不是,你这,你这个不好,太浪费了。”耿浩看着一大桌子剩下的菜心痛。恨不得在饭店呆到晚上六点再当晚饭吃一顿。

“好了,第一次让你都尝尝。以后不浪费了。”万山站起身理理衣服,“你请我吃涮羊肉的时候不也挺奢侈,要了那么一桌子肉。”

耿浩心里想这人是不是做装修做成暴发户了,钱多的慌。

原来小时候他妈妈给他说买两碗豆浆喝一碗扔一碗的就是这种人。


“耿浩,我还有工作要回去了。那我们就再联系吧。”

“行吧,那……回见”耿浩本来想说,有时间我请你吃饭,但是也没说出口。


忽然意识到他和万山已经变成很熟悉的关系了。

但是耿浩有些下意识的逃避亲密关系。


经常一起约出去吃饭,还一起唱歌,万山还那么关心他。


耿浩在抵抗的同时也不知不觉的有些依赖万山的关心和陪伴,甚至觉得两个人一起吃饭变成了一件正常的事情。


“靠,想他妈什么呢。”

万山已经走了,耿浩自己闷闷的骂了一句。


最后还是没忍住,把剩菜全都打包了。反正还有时间,坐公交车回去放家里冰箱,热一热还能吃两顿呢。



回了家休息了会儿,爸妈都不在。耿浩回到原来自己的房间,拿起自己那把吉他。

那还是以前攒了好久买的一把好琴,结婚以后都好久没动了。

拿块干净毛巾擦拭干净,调调音,自弹自唱了起来。


好久没写歌了,要是这次顺利,一个月的收入够用,就再好好写写歌。耿浩自己弹着吉他计划着未来,不知不觉的已经想不起那些糟心事和康小雨了。



天慢慢黑下来了,耿浩背着吉他拎着中午万山给打包好的饭菜去挤公交。

经年bar已经亮起招牌,里面已经有三三两两的青年男女开始喝酒,驻唱歌手开始唱一些清淡的情歌。


耿浩背着吉他坐在员工室,放下吉他真觉得有点饿了。打开盒盖子吃了起来。


傅经年正好溜达过来,“是你啊,吃饭呢。”

耿浩呛了一下,“咳咳,傅,傅总。”

“怕森莫,我长得很可怕吗。”傅经年拿出手机又调到自拍模式,“不可怕嘛。”然后笑嘻嘻的坐下,“这几个菜,旁边点的?挺有钱啊。”

“不是,不是,朋友给买的,庆祝我找到工作……那个傅总,我刚打开,好几个菜都没动过呢,一起吃点?”耿浩有点紧张。

“行,吃点吃点。”傅经年也是没个拘束,坐下就吃,“你这几个菜,和我一个朋友的口味挺像。”

“傅总和朋友经常去那吃饭?”耿浩和他闲聊起来。

“是呗,原来是在我这唱歌的,后来就去做生意了。偶尔约在那边吃个饭。”

“哦,”耿浩吃的津津有味,“你们这原来唱歌的都有些谁?”耿浩在这个圈子混了挺久,其实在酒吧唱歌的就是那么一拨人,他也认识个七七八八的。

“那多了,艺兴你知道吧,小伙子白白净净的。还有小猪,唱歌跳舞都行。”

“嚯,他们几个听说都被唱片公司挖走了。”耿浩惊讶道,那几个都是在这圈特有名的人,后来据说都签了唱片公司。

“还有一个,哎,那才是真厉害,不过是十几年前了。”

“谁啊?”耿浩想不出这个圈子里还有谁比小猪艺兴他们还厉害的。

“算了,他都退出这个圈子十几年了,估计你这小子也不知道。”傅经年笑笑,“行,吃饱了准备上场了啊。”说完就又溜达出去了。


耿浩第一天晚上唱歌,反响真不错,耿浩的声音清澈动人。九点到十点唱民谣和流行,十点以后就开始唱跳,正好合了酒吧越夜越火热的气氛。

傅经年特别满意,让他每晚都九点到十一点来,一个月开八千,可能还有提成。


耿浩特别高兴,晚上睡觉前摁着手机噼里啪啦的又给万山发短信,“万山,老板挺赏识我的,一个月给我开八千呢,八千。我请你吃饭。”


万山回的也快,“你唱的好,应该的。那我们下次吃什么去?”


耿浩摸着自己洗完澡还没干的头发,继续回短信。“有一家海鲜真不错,我请你吃。你怎么还没睡啊,都两点多了。”


万山在办公室回着短信,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加班,你早点睡吧。”


耿浩笑了笑,“好,晚安。你早睡。”


万山其实晚上偷偷去听了耿浩唱歌,就为这个还要多加班。甩甩已经开始困倦的脑袋,万山继续一字一字看着新方案。




小半个月又过去了,新方案实施的比较顺利,万山长出一口气,累到闭着眼睛在靠着办公椅休息。

耿浩每天晚上都会给万山发短信,今天唱了什么歌,客人怎么样,万山你今天忙不忙,我给你带早饭吧。


万山别的都一条条回过去,就是带早饭他没同意,知道耿浩那个怪脾气,索性别让耿浩知道自己公司是干什么的。


耿浩唱歌唱的挺顺利,也有了些人气。今晚还是例行表演,十一点多结束。耿浩正准备下场,就被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拉住了。


男人显然是喝多了,带着酒气的话语喷到耿浩脸上,“耿,耿浩是吧,歌唱的不错,去,去我,我那坐一坐。”话都说不清了。

耿浩以前也见过,来酒吧的骚扰女歌手的大有人在,骚扰男歌手的也不是没有。熟门熟路的拒绝了,“真不好意思,我下班了。想听唱歌您明天请早。”

“诶,给你钱,”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钱往耿浩身上塞,耿浩一躲躲了过去,“躲,什么,过,过来给我”正要去拉耿浩,耿浩碍于在这工作也不好骂回去,又忍了一句,“你松开手。”


“别,别给脸不要脸,去,去我那喝一,喝一杯。”男人还在不依不饶的纠缠。


“我说你松开手。”耿浩动了怒,正要把手甩开,那个男人一看耿浩这样气的从旁边拿了个啤酒瓶子就砸了下去,准备用碎啤酒瓶往耿浩身上扎。


旁边的人听到这声巨响都吓了一跳,啤酒撒了一地,喷在耿浩裤子上了一半,大家都吓的躲了老远,服务生赶紧跑去找傅经年。


“你他妈要干嘛。”耿浩愤怒的抬起头,却看见那个男人被另一个人死死抓住了胳膊。

……万山。


“万山你小心,啤酒瓶。”耿浩赶紧去抓那个人受伤碎了的啤酒瓶。


“你要动他?”万山开口,但是听不出语气,被捏住的那个男人疼的酒醒了一半,止不住的说“疼疼疼,你放手,放手。”

万山没放手,从男人手里抽出碎啤酒瓶扔到一边。

“回声,这种人也用得着你动手。”傅经年正和自己的小男友玩的高兴,就被服务员叫来……然后就看到了自己的老朋友新歌手还有个流氓客人搅成一团。


傅经年不满的示意了保安一眼,保安把那个人连拉带拽的拖出了酒吧。清洁工赶紧来收拾地上的残局。


“回声,怎么也不说一声就来了。”


回……回声。


耿浩呆若木鸡的抬头看向万山。


“你……你就是回声。”


万山不满的看了眼傅经年,拉了拉耿浩说,“进去说吧,外面太乱了,我头疼。”



三个人进到傅经年在酒吧后面给自己搭的小院子,隔音做的很好,后面安安静静的。一个白白净净的青年正在那喝啤酒。

“艺兴?”耿浩开口。

“耿浩哥?”艺兴抬头看了看,“啊……回,回声哥。”

“我家臭小子。”傅经年过去揉了揉艺兴的头发,坐到艺兴旁边。万山和耿浩坐在他们对面。


信息量太大,耿浩有点乱。


“回声,你怎么这么护食,你说你叫保安不就行了,还脏了你的手。”傅经年不满道。

艺兴赶紧看向万山,“回声哥,你怎么了?”

万山看了一天资料,头隐隐作痛,本来想听耿浩唱歌放松一下没想到还遇到这种事。皱着眉头揉了揉太阳穴,说,“没事,有个客人骚扰耿浩,我看不过眼。”

然后抬起头看艺兴,“你认识耿浩?”


艺兴腼腆的笑笑说,“我最开始在酒吧唱歌认识的耿浩哥,那时候耿浩哥比我有名气多了,经常帮我。不过后来换了酒吧就没联系过了,我还找过耿浩哥,不过他结婚了,就找不到他了。”


耿浩点点头,然后看向万山。


眉眼……确实和记忆中的那人是相似的……


只是,只是……



傅经年看耿浩一脸傻傻地表情,没忍住问道,“耿浩,你盯着他看什么呢。”


耿浩没回答傅经年,倒是颤着声音问万山,“你……你就是12年前,火遍北京的那个回声……”


万山轻轻的点点头。



13年前的一天,17岁还没成年的耿浩被郝义拉去酒吧,说要在这里约妹子。耿浩就是图个好玩就去了。结果在那天,酒吧里挤满了人,比世界杯期间的酒吧人还多。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回声。


一般在酒吧唱歌的歌手都会用真名,因为如果被哪个经纪公司或者星探发现,就很顺利能被发掘到唱片公司。在那个时代,回声是一个传奇。

没人知道他的真名,所有人只知道他叫回声。在酒吧唱了半年,就被最大的唱片公司发掘了,给了当年最高的钱做了一张专辑。


专辑爆红,当年拍摄技术普通,但是也留下了回声的影像。

长发飘飘如天仙般的男子,手里抱着吉他潇洒的唱着歌,转着圈,在mv里和学生踢着球。


但是在这之前,在那个酒吧里,17岁的耿浩目瞪口呆的看着当时尚未被发掘,但已经红遍北京城的歌手回声。


回声坐在台上,边弹吉他边唱歌。耿浩盯着台上那个似乎在发光的人,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17岁的他想,他也要成为这样的人。


于是,成年以后,他就自学了吉他,走进了第一间酒吧。


那年的回声已经正式被发掘到唱片公司,耿浩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录有回声mv的光盘放到dvd机里一遍遍的看,一次次的听。


但这也就是唯一的一张专辑,从此以后回声再也没有出现。

耿浩走南闯北,更在北京的大部分酒吧都打听过回声。

然而人们遗忘的速度是很快的,回声一时名声大噪,但消失了一年,两年……五年以后,也就慢慢归于沉寂。


耿浩总想,也许那才是回声想过的日子。

他盯着mv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道,“回声,只要你现在幸福就好。虽然我真的……很想见你一面。”


当然,在后来的后来,讲了这段故事给万山听以后,万山笑眯眯的给耿浩说,“这是一见钟情吧。”



只是这会,耿浩震惊到说不出话,只能傻傻的盯着万山看。


万山被耿浩直勾勾的盯了五分钟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耿浩,你是不是又开始发呆了。”

“回声……不是,万山,你,你好像和以前长得不太一样了。”


傅经年和艺兴看着这两个人笑,“他啊,他当时赚到钱以后就去做生意了。那时候年轻又青涩,现在是大老板了,一年赚几十个亿,吃的胖了八圈儿。”


万山白傅经年一眼,“八圈,打麻将吧。”


耿浩再一次大脑当机,“多少?几十个亿?”


万山没说话。



耿浩:……让我缓缓。



万山:你以前是不是很喜欢回声?


耿浩:是。


万山:为什么?


耿浩:不知道,我第一次见到回声……就是你,在台上的时候。我,我觉得,我就看不到别人了……


万山:那你喜欢我吗?


耿浩:你说什么?


万山:我说,耿浩,你喜欢我吗。


耿浩差一点就晕过去了。


傅经年和艺兴:(看好戏)


耿浩:我……我其实,我是觉得最近越来越依赖你,但是我觉得这样不是,不是特别好。


万山:有什么不好的?


耿浩:我也说不清,可能,可能是我对感情……没有安全感了。


万山:耿浩,我喜欢你。


耿浩:……


万山:耿浩,和我在一起。


耿浩:……



过了五分钟,耿浩终于开口了。


“万山,我觉得我可能,可能是,小时候就喜欢上回声了。”


“可能那个时候,我就一直想追赶他的脚步,一直想找到他。”


“我,我没有认出你,你真的和那会不一样了,看起来不是,不是特别像。”


“但是,我好像,好像前一段时间,什么事都会想到你,就是都会想给你发信息,想和你一起吃饭,还想每天给你买早饭。”


“我,我是喜欢你,是喜欢你了吧?”


耿浩害羞的时候,头都不敢抬,眼睛半阖的看着地下。


“抬头看着我的眼睛。”万山开口道。

耿浩抬头,对上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这才顿感自己的后知后觉。这双大眼睛,除了回声,还有谁会有。


“和我在一起。”

“好。在一起。”




傅经年和艺兴:(鼓掌,幸福的想自拍)




至于后来的后来……





看到万山地产公司的耿浩发誓,再也不说康小雨找了一个有钱人了。


万山表示,我不是骗你,是你看起来非常仇富啊!!!!!


耿浩:我那是仇富么!!




再后来的后来……耿浩认真写歌,好好唱歌,终于被唱片公司发现,为耿浩发了一首单曲,叫《去大理》


万山高高兴兴的和耿浩庆祝,两个人真的跑去大理吹了好几天洱海温和的风。



再后来的后来。


耿浩有一天突然问道,万山,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你有钱有貌,而我一无所有。


万山揉了揉耿浩的一头乱毛,凑上去吻了一下耿浩的唇边。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记得啊,我害你的车刹车坏了,回去接郝义的时候车停不下来,我拼命拉着车跑,你在车里担心我有事没事……”


“我曾经经历过一场大爆炸,是人为的。大卡车冲我在的房间撞过来,我从二楼摔到了一楼。”


耿浩目瞪口呆的看着万山。


“那辆车最后不受控制的撞过来,房间快要爆炸的时候,我逃了出来。从那以后,我就无法再经历这样的事情。”


“我从没想过会有一个人在那样的情况下会救我,而我那天看到了你。”


“耿浩,你身上有种奇特的感觉,仿佛在你身边,哪怕是我最害怕的事,也可以让我放松下来。”


“后来,我蹲在地上,头疼的听不见任何一句话。而那个时候你伸出来的手,我握住就不想再放开。”




也许,我们身高,样貌,或是金钱,地位,都不匹配。

可是在那一刻,你身上散发的温暖,像黑暗中的灯光,变成了我的希望。


我在工作以外没有生活,我的生活曾是一片黑暗。

而你在那个时候出现了,伸出温暖的手,我拉住就不想再放开。

直到在酒吧那天,我才知道,我也做过你的光。


我曾经很缺钱,所以我拼命赚钱。

当回声的那些年,也是为了赚第一桶金。

我不是个好人,在商场上我从未问过是非。

然而你递给我的手,给了我许久没有过的温暖。

耿浩,是你让我变成一个好人,变成一个正常的好人。


耿浩,我爱你。









(幸福end)



--------------------------


这是一个讲述治愈的故事。


耿浩被小三插足,离婚,割裂了人生中的几年,非常痛苦。一度觉得自己是个loser,难以开始新的生活。


万山经历过更大的创伤,但是万山是自己白手起家的大富商,心理素质强过耿浩不少。即便如此,他也有他心里难以言说的一面创痛。


耿浩给了万山希望,他在万山不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不顾自己可以为了他的人的时候出现。


而万山在商界打拼多年,眼光也是精准的。耿浩确实是难得的好人,是非常善良,虽然有些懦弱有些自卑的普通人。


所以万山为他铺路,开了公司周年庆,让耿浩去唱歌,还借思晴之口让耿浩去傅经年,他的老朋友的酒吧唱歌,让耿浩找回自信。


耿浩也没让他失望。


爱情不需要看外表与地位,当那个人怀抱了一颗真诚的心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会知道。“就是他了。”

评论(10)

热度(32)